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 

牙 膏

如 果 不 是 那 可 惡 的 牙 膏 , 男 人 和 女 人 以 為 他 倆 是 天 作 之 合 。 

他 們 邂 逅 之 前 , 其 實 各 有 慘 痛 的 經 歷 。 男 人 四 十 七 歲 , 女 人 四 十 五 歲 。 年 輕 的 時 候 , 婚 姻 當 然 靠 一 見 鍾 情 , 兩 情 相 悅 。 但 生 活 細 節 總 是 遺 憾 。 只 好 忍 痛 重 新 再 來 。
 

男 人 結 過 三 次 婚 。 第 一 任 妻 子 被 迫 瘋 了 , 現 仍 關 在 精 神 病 院 中 , 堅 持 一 個 杯 麵 吃 三 天 。 
第 二 任 妻 子 最 激 烈 , 忍 無 可 忍 找 人 暗 殺 他 , 遭 識 破 後 男 人 亦 心 灰 意 冷 , 協 議 離 婚 但 一 分 錢 也 不 給 。 第 三 任 妻 子 心 甘 情 願 付 出 不 菲 贍 養 費 給 他 。 只 求 可 以 脫 身 。 

女 人 也 不 遑 多 讓 。 她 的 第 一 任 丈 夫 某 夜 慘 叫 離 家 , 堅 拒 見 面 , 離 婚 收 場 。 第 二 任 丈 夫 在 簽 署 文 件 之 前 夕 , 反 悔 夤 夜 逃 亡 , 至 今 下 落 不 明 。 第 三 任 丈 夫 十 分 乾 脆 , 沒 有 任 何 小 動 作 — — 他 服 毒 自 殺 , 一 了 百 了 。 

這 對 歷 盡 滄 桑 的 痴 男 怨 女 遇 上 了 , 相 逢 恨 晚 。 

他 們 是 經 「 再 婚 介 紹 所 」 的 電 腦 撮 合 的 。 廿 一 世 紀 , 高 科 技 社 會 , 人 們 要 找 一 個 共 度 終 生 的 伴 侶 , 再 也 不 能 依 仗 那 虛 幻 的 feel 了 , 一 念 之 間 , 往 往 鑄 成 大 錯 。 但 電 腦 分 析 是 清 晰 而 精 密 的 : 他 倆 輸 入 的 資 料 ,  合 到 爆 機 , 簡 直 天 衣 無 縫 , 人 間 極 品 。 
第 一 次 約 會 地 點 , 電 腦 顯 示 出 二 人 心 水 餐 廳 , 竟 是 同 一 家 。 
男 人 說 : 「 這 家 餐 廳 其 實 我 也 不 常 來 — — 選 擇 它 因 為 比 別 家 抵 食 。 」 
「 對 , 偶 爾 上 一 次 餐 廳 才 特 別 滋 味 。 」 女 人 說 : 「 這 裡 的 牛 扒 比 隔 壁 便 宜 3.6% , 薯 仔 上 牛 油 有 一 匙 滿 。 」 
「 麵 包 還 可 多 要 一 兩 個 。 」 
「 那 麼 我 們 多 吃 些 。 」 
「 平 日 我 愛 自 己 煮 食 , 省 錢 多 。 像 煎 雙 蛋 , 自 己 做 只 花 一 塊 錢 。 上 街 得 付 二 十 塊 。 」 
「 自 己 煮 食 最 好 了 。 吃 不 完 的 剩 菜 三 天 後 可 以 做 個 一 品 鍋 , 打 個 雞 蛋 炒 飯 — — 隔 夜 飯 不 會 浪 費 。 殘 羹 也 變 成 佳 餚 。 」 
男 人 讚 歎 之 餘 : 「 在 百 貨 公 司 超 市 快 打 烊 時 買 菜 一 定 買 到 便 宜 貨 。 晚 點 吃 飯 連 宵 夜 一 起 。 」 
「 我 知 道 有 幾 家 是 七 折 到 半 價 呢 。 」 女 人 眉 飛 色 舞 : 「 街 市 買 魚 可 以 一 堆 一 堆 的 買 。 回 去 後 洗 洗 , 放 進 冰 箱 , 又 可 吃 上 兩 三 天 了 。 」 
男 人 又 道 : 「 自 己 種 些 蔬 菜 也 蠻 不 錯 的 。 」 
二 人 志 同 道 合 , 聊 上 一 夜 , 直 至 餐 廳 打 烊 。 歎 足 冷 氣 才 走 。 瀕 行 , 各 自 把 吃 不 完 的 麵 包 打 包 外 帶 ( 連 牛 油 ) 。 
之 後 , 他 倆 相 約 shopping , 加 深 了 解 。 
女 人 先 到 服 裝 部 。 30 ℃ 買 冬 衣 。 
問 售 貨 員 : 「 上 季 的 冬 衣 現 在 該 可 打 三 四 折 吧 ? 」 
「 太 太 — — 」 
「 我 是 小 姐 。 」 
「 小 姐 , 」 售 貨 員 道 : 「 你 上 幾 次 來 問 我 們 已 告 訴 你 : 最 低 最 低 是 五 折 。 這 是 最 後 的 定 價 了 。 」 又 唬 她 : 「 如 你 這 次 還 不 買 , 再 過 幾 個 月 , 天 氣 冷 了 , 說 不 定 恢 復 正 價 。 」 
「 哼 ! 我 不 信 。 我 在 32 ℃ 那 天 再 來 。 」 
男 人 幫 腔 : 「 對 , 現 在 買 冬 衣 是 幫 你 們 清 貨 , 擺 在 一 旁 礙 眼 又 悶 熱 , 三 折 也 沒 人 要 。 」 
售 貨 員 似 笑 非 笑 , 不 肯 回 話 。 
「 算 了 , 我 把 五 年 前 的 舊 衣 改 改 也 可 穿 。 那 大 衣 是 兩 折 買 來 的 ! 其 實 等 多 半 個 月 一 折 也 行 。 」
 

男 人 買 襪 子 。 
「 我 盡 量 買 單 色 、 同 色 的 襪 子 。 論 打 買 是 批 發 價 。 而 且 有 破 洞 , 丟 一 隻 又 可 補 上 , 不 必 丟 一 雙 。 」 
「 破 洞 ? 破 一 個 洞 也 丟 掉 ? 」 女 人 尖 叫 。 
「 當 然 不 ! 」 男 人 強 調 : 「 露 出 兩 趾 還 可 以 穿 — — 到 了 露 三 趾 四 趾 , 腳 掌 要 脫 穎 而 出 時 , 不 得 不 換 新 的 。 」 
「 破 了 可 以 補 補 。 」 女 人 一 想 , 又 道 : 「 把 每 隻 新 襪 子 容 易 磨 損 的 地 方 先 『 強 化 』 吧 ! 」 
「 你 真 是 賢 淑 ! 」 男 人 感 動 。 
「 買 中 性 衣 物 還 可 交 換 穿 。 」 
「 就 這 麼 辦 ! 」 他 含 淚 對 紅 顏 知 己 道 : 「 不 過 胸 圍 我 用 不 上 , 三 角 褲 還 勉 強 可 以 , 沒 人 知 。 」 
「 還 買 不 買 襪 子 ? 」 
「 不 了 。 」 他 笑 : 「 等 你 先 給 舊 的 作 強 化 檢 查 ! 」 
「 我 哪 有 空 ? 」 她 嬌 嗔 : 「 我 還 得 在 下 班 後 把 公 司 的 報 紙 全 看 完 , 然 後 剪 下 購 物 優 惠 和 贈 品 coupon — — 」 
男 人 拍 案 叫 絕 : 「 這 也 是 我 的 嗜 好 ! 」 
「 用 過 的 影 印 紙 和 傳 真 紙 我 會 裁 好 作 記 事 簿 。 」 
「 我 早 通 知 朋 友 有 事 傳 真 到 公 司 給 我 最 好 。 」 
「 我 也 是 。 我 少 用 手 機 。 太 浪 費 了 。 朋 友 都 打 到 公 司 來 。 」 
「 我 不 但 不 用 手 機 , 我 還 不 喜 歡 開 車 — — 多 些 步 行 , 消 脂 去 腩 , 或 搭 朋 友 順 風 車 便 成 — — 」 
「 但 說 真 的 , 」 女 人 沮 喪 道 : 「 我 沒 有 什 麼 朋 友 。 」 
「 這 樣 更 好 。 」 男 人 安 慰 : 「 一 來 少 了 點 應 酬 和 誘 惑 , 免 得 對 方 添 置 了 什 麼 我 們 為 了 虛 榮 也 心 思 思 。 二 來 , 識 人 少 些 也 少 人 向 我 們 借 錢 , 朋 友 嘛 , 借 了 多 數 不 還 的 。 此 外 , 亦 不 必 經 常 送 禮 。 」 
女 人 破 涕 為 笑 : 「 還 有 , 到 不 相 熟 沒 什 麼 交 情 的 店 買 東 西 , 講 起 價 來 可 以 比 較 狠 , 沒 有 面 子 和 心 理 負 擔 。 」 
「 看 醫 生 也 是 , 你 知 道 醫 生 多 會 開 天 殺 價 , 診 症 取 藥 時 斬 你 一 頸 血 。 」 
「 什 麼 ? 你 還 『 看 醫 生 』 ? 你 不 知 有 些 街 坊 福 利 會 和 中 醫 研 究 院 有 義 診 嗎 ? 」 
「 義 — — 診 — — ? 」 男 人 驚 喜 : 「 在 哪 兒 ? 藥 也 免 費 嗎 ? 我 們 一 起 去 。 」 
「 唔 , 沒 病 看 看 醫 生 也 好 。 」 女 人 興 奮 : 「 反 正 不 用 花 錢 。 好 像 今 明 最 後 — — 」 
「 明 天 便 去 ! 」 
「 明 天 不 是 去 市 政 局 免 費 音 樂 會 和 聽 演 講 嗎 ? 」 
「 請 他 們 煲 好 藥 拎 去 解 渴 , 連 開 水 也 省 下 了 。 」 
「 親 愛 的 你 真 是 設 想 周 到 呀 ! 」
 

— — 終 於 , 這 雙 璧 人 再 婚 了 。 想 不 到 活 了 半 生 , 才 找 到 「 對 」 的 人 。 
你 想 , 一 天 24 小 時 , 一 年 得 相 對 8760 小 時 , 三 十 年 便 是 262800 小 時 了 … … 朝 見 口 晚 見 面 同 床 共 寢 , 不 溝 通 怎 麼 忍 ? 
男 人 和 女 人 如 魚 得 水 。 
他 們 每 次 用 完 燈 即 關 燈 。 協 定 在 29 ℃ 以 上 才 開 冷 氣 。 自 己 ( 或 互 相 ) 洗 髮 燙 髮 染 髮 。 盡 量 在 垃 圾 站 拾 舊 家 具 , 或 以 紙 盒 木 箱 代 替 。 清 潔 劑 先 稀 釋 才 用 。 肥 皂 剩 餘 小 塊 會 儲 起 用 破 絲 襪 盛 好 捏 成 一 大 團 繼 續 使 用 。 洗 澡 時 連 帶 洗 頭 和 洗 衣 。 上 廁 所 之 前 , 先 問 問 對 方 要 不 要 去 , 大 小 便 可 集 合 數 回 才 沖 水 … … 
節 儉 是 一 種 美 德 。 
徹 底 實 行 , 自 得 其 樂 。 每 次 做 愛 都 往 小 豬 錢 罌 塞 一 張 鈔 票 — — 為 此 , 男 人 幾 乎 都 自 己 解 決 了 事 。 若 女 人 需 要 , 那 回 的 存 款 由 她 負 責 — — 為 此 , 她 也 不 想 浪 費 了 。 
不 打 算 要 孩 子 , 那 是 一 個 無 底 深 潭 。 不 計 劃 旅 行 , 次 次 借 宿 朋 友 家 漸 漸 已 無 人 接 待 , 住 酒 店 不 如 在 自 己 家 中 睡 ? 不 買 報 紙 雜 誌 , 公 共 圖 書 館 多 的 是 。 不 化 妝 , 化 好 後 還 不 是 抹 掉 ? 
— — 真 是 夫 婦 同 心 。 你 說 不 是 「 神 仙 眷 屬 」 、 「 環 保 情 鴛 」 嗎 ? 
直 到 有 一 天 。 
慘 劇 發 生 了 ! 
這 是 一 個 晴 朗 的 星 期 天 。 
他 們 的 節 目 是 各 帶 一 瓶 開 水 去 行 山 。 然 後 去 百 貨 公 司 地 庫 的 超 市 試 食 , 試 飲 , 飽 餐 一 頓 。 到 中 央 圖 書 館 看 完 所 有 報 刊 和 歎 冷 氣 。 接  到 某 廣 場 某 偶 像 歌 手 新 CD 簽 名 會 — — 取 得 簽 名 可 以 賣 給 向 隅 的 fans 賺 外 快 。 排 隊 換 領 洗 面 乳 贈 品 。 九 時 後 才 買 減 價 菜 … … 
「 牙 膏 擠 不 出 了 。 」 女 人 用 力 敲 打 擠 壓 , 甚 至 用 腳 踩 。 
「 看 我 的 ! 」 男 人 拎 出 剪 刀 。 
一 剪 , 牙 膏 攔 腰 分 為 兩 截 。 

「 看 , 頭 頭 尾 尾 還 殘 留 好 多 , 夠 我 們 用 三 天 ! 」 

他 幫 她 蘸 一 點 — — 

「 慢  ! 」 她 喊 : 「 你 怎 麼 只 剪 一 下 , 你 看 , 那 兒 殘 留 的 多 不 方 便 , 用 牙 刷 去 蘸 便 浪 費 了 一 些 。 」 

她 向 他 怒 吼 : 「 你 應 該 剪 成 三 截 , 這 樣 便 容 易 擠 。 中 間 一 截 用 力 兩 邊 刮 , 這 樣 , 用 刀 背 刮 , 看 , 擠 得 一 點 不 剩 , 夠 我 們 用 五 天 ! 
」 
為 了 那 兩 天 的 差 距 , 不 , 為 了 欠 那 一 剪 , 女 人 吵 得 臉 紅 耳 赤 。 男 人 老 羞 成 怒 , 難 以 下 台 , 也 傾 情 還 擊 … … 這 雙 天 作 之 合 , 因 各 持 刀 與 剪 利 器 , 初 則 口 角 繼 而 動 武 , 終 釀 血 案 , 倒 身 血 泊 … … 
人 海 茫 茫 , 另 一 半 在 哪 兒 ? 

— — 算 計 得 最 精 密 的 電 腦 , 也 會 失 手 的 。